社区团购-历史/知名APP/市场规模/前景

298

互联网流量是一把屠龙刀,资本却用他来割韭菜。

对于近期风口浪尖的社区团购买菜,人民日报评道:“掌握着海量数据、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,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、有更多追求、有更多作为;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,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,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。”

总结一下,就是“杀鸡何用牛刀”!

其实早在2014年,社区团购就有苗头;2017年,小程序的兴起,让社区团购这个生意有了规模化和标准化的可能;2018年称得上爆发元年,数十家社区团购平台获得资本青睐,邻邻壹、呆萝卜、你我您、十荟团、食享会、兴盛优选、松鼠拼拼、美家优享、同程生活等均获得千万到亿元级别的融资。

但此时社区团购公司几乎全部处于亏损状态。整体毛利基本上在20%左右,扣除团长的10%利润,再加上履约、配送、仓储成本, 算下来是亏本的买卖。

2020年1月,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,创立 5 年获得6.3亿元融资、业界号称“中国版的Costco”、2019年荣登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企业、中国社区生鲜团购模式首创….之“呆萝卜”,宣布破产重组。

唉,如果呆萝卜能再多挺3个月…可惜没有如果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催生转机。

呆萝卜宣布破产三个月后,美团、阿里、拼多多、滴滴等巨头纷纷重资入场。

4 月,滴滴成立「橙心优选」,CEO 程维放出豪言“投入不设上限,全力拿第一”。

6 月,国美首家社区生鲜电商门店开业。

7 月,美团成立优选事业部,王兴势在必得!网传其甚至考虑让外卖骑手转型为团长。

8 月,拼多多10 亿补贴高调入场,黄峥亲自一线调研。

9 月,阿里巴巴组建盒马优选事业部,由阿里巴巴副总裁、盒马鲜生创始人侯毅直接负责。

11 月份,字节跳动1万名员工将调至本地生活业务,为进军社区团购备战…

后来的事大家都清楚了。

从美团、饿了么时代的“千团大战“,到滴滴出行的”千行大战“,再到今天的”菜篮子混战“,先烧钱补贴-价格战干掉对手-再垄断割韭菜,”在互联网杀熟“的套路里,在没有感情的资本游戏里,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再是人,我们只是数据、是KPI、是GMV、是一茬茬随风飘摇的韭菜。

互联网巨头入场的姿势总是惊人相似

社区团购这场战争的护城河在于流量和供应链,前者决定速度,后者决定质量。

于是起步阶段,各家攻城略地,都希望能比对手更快抢占市场。披着“薅羊毛“外皮的低价厮杀成了最有效的武器。巨头们的价格战打的如火如荼,而这边团长、卖菜小贩、消费者、甚至上游供应商,渐渐觉出了不对味。

先说团长,在巨头入场初期,开城数量和单量被定为最主要的考核指标,重点打 “闪电战”。抢“团长”是第一要务。把小区街头各类夫妻店、小老板拉拢为自己所用,即“团长”。团长的门店成为巨头们的提货点,团长成为巨头们的销售员。

但有一些超市的小老板跟社区团购平台合作后发现,平台不仅在卖生鲜蔬菜,也在卖一些生活用品,甚至比自己店里卖的还便宜。“与虎谋皮”最后大概率被“卸磨杀驴”。

再说卖菜小贩,菜市场和小摊小贩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,很多卖了一辈子菜的叔叔阿姨、甚至爷爷奶奶辈正在失去他们唯一的谋生工具。这也是大家为之抱不平呼声最高的群体,菜篮子的事不是便宜几毛钱的小事,而是关乎国计民生,国之根本的大事。

其次说到消费者,网上有不少消费者表示,买过几次团购后发现,便宜确实是便宜,但菜品优劣相差太大,相同价格大概率还是选菜市场。

最后说到生鲜产品供应商,据深燃财经报道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供应商是最早公开站出来、旗帜鲜明地抵制社区团购,并禁止经销商给多多买菜和美团优选等社区团购平台低价供货。

厂家抵制社区团购的原因,是价格战引起的窜货。“跟电商渠道不同,线下销售是按一级接一级的经销体系:厂家生产——经销商代理——终端门店销售。厂家依靠庞大的经销体系,才能把货卖到消费者手中,“厂家会保护既有的经销体系的利益格局,毕竟这才是他们主要的出货渠道,不可能让社区团购来伤害这块的利益。”给连锁便超提供社区团购软件系统的订单兔CEO连杰说。

“疫情期间利民惠民好举措、扶贫助农互联网好项目、农产品供应链增效新模式、生鲜电商最大风口”——即“社区团购买菜”,一时间如洪水猛兽让人人自危。

但如果你以为巨头们只是盯上了“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”,那可太小瞧了他们。巨头之所以是巨头,正是因为深谙“下一步看三步”的棋道。

社区团购买菜只是抢地盘的第一步

我们先说为什么如此多的资本、互联网巨头们都盯上了社区团购买菜的生意。

首先,这种社区新零售模式确实有足够吸引力。“线上定、线下取;今日订,明日取”,通过预售制以销定采,一方面可以做到零库存极低损耗,我们知道生鲜生意相当大一部分成本在于高损耗率。另一方面通过团购集聚需求的方式,压缩流通过程中的分销层级,以C2M形式最终实现供给给消费者端的“性价比”产品,吸引更多流量进入。

而最具价值的是,不同于传统电商“消费随机性大、忠诚度低、追踪复购难”,社区店、“团长”因为积累了多年的客情关系,天然自带信任背书,与消费者可以做到几乎零距离接触(这一点越往下沉市场表现越明显)。

所以从买菜这种刚需高频消费品类切入,以社区店的消费者信任度做背书,为自己的线上平台导流量,真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,互联网电商急需新的增长点,需要这“最后一公里”与消费者产生更深度的联系来增强消费粘性,需要进一步拓展互联网的商业边界。

互联网电商历经20年的高速发展,抢走了线下传统零售业约20%的市场,但如果以行业生命周期理论来看,早已进入稳定的成熟期,这个时期的特点是:商业模式成熟、行业竞争趋于稳定、增长率趋稳或下滑、新用户新产品开发更为困难。

数据显示,近几年电商的增速正在下降,2017 年网络零售额的增速是 32.2%,2018 年是 23.9%,2019 年是 16.5%。纯电商发展遭遇天花板。

而另一边,被电商冲击的线下实体零售行业中,有一种业态反而在迅速崛起,那就是超市,尤其是社区超市。

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数据显示,我国当前线下社区消费占城市消费品零售总额的 20%,与电商的市场份额旗鼓相当。而电商增速在下降,而未来社区消费的市场前景却充满想象。

但互联网巨头们的野心绝不止步于此

社区团购模式还有一个亮点在于,它是基于线上小程序进行订单收集,完全摆脱了顾客需要在线下进店下单的环节。「团长」需要做的只有拓客、搞好客情关系、做好售后即可。而进货、选品、运输、库存管理、运营都集中在平台完成。同时,它几乎以零成本的方式完成了对线下店的数字化升级,彻底将线上和线下融合在一起。

当完成线下流量增量的导入,可以预见平台进一步要做的是扩充品类,从生鲜到生活百货、服装箱包、家电数码………再大胆一点,奢品、特斯拉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是不是很有种熟悉的配方、熟悉的味道?

充满想象力的市场容量、C2M模式的零库存优势、线上线下的完美融合、技术迭代的新风口……社区新零售的入场者中或许将诞生一个升级版的阿里巴巴、拼多多这样的巨头。又或许混战之后是一地鸡毛。

在这场资本的豪赌游戏里,手握丰厚筹码的巨头,可以失败,但绝不可以错过入场机会。

上一篇社交平台变性了-B站P站化,抖音贵妇化
下一篇实体店如何吸引人流量?
欢迎投稿,高质量内容可获编辑推荐,如需广告服务请访问左上角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